地方站:
您的当前位置:北京公务员考试网 >> 申论资料 >> 热点时评

2017年北京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:职称评定应该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

发布:2016-11-10    来源:北京公务员考试网 字号: | |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
  本期为各位考生带来了2017年北京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:职称评定应该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。要想申论成绩好,关注热点不可少。公务员考试中,申论是最能拉开考生成绩的一门科目,积累对于申论而言,是非常重要的。北京公务员考试网温馨提示考生阅读下文,相信能给考生带来一定的帮助。
  仔细研读下文>>>2017年北京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:职称评定应该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
  职称评定应该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
  【背景链接】
  实施了几十年的职称制度将迎来变革机遇。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日前审议通过《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》,明确了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方向,要求以科学评价为核心,以促进人才开发使用为目的,健全职称制度体系。强调要突出品德、能力、业绩导向,克服“唯学历、唯资历、唯论文”倾向,科学客观公正评价专业技术人才。
  【标准表述】
  [职称现状]
  职称评审在科研、文教、卫生等诸多部门向来是热门话题,由于与工资、待遇等密切挂钩,更因其涉及上亿的科技人才,有关职称评定的改革一向显得敏感而审慎。但是,现实的迫切呼唤已令这项事涉亿万人利益的改革必须尽快破题。
  职称作为技术人才水平与能力的评价体系,其积极作用不容否定。但是,近年来职称评定自身的缺陷也愈益显露。有些地方对职称评审标准与程序曲解与异化,乱象频仍。职称评审中的人情关、权钱交易以及片面、僵化、不合理的评价指标,让专业技术人员不堪其苦。有网友甚至将“职称评定之痛”列为高校教师的“十痛”之首,“不评不甘心,参评特累心,落评更灰心!”它也因此成为近年全国两会热议的话题。
  其中,最受诟病的当属评价体系、指标等“硬件”设置的不科学、生搬硬套、一刀切等。以备受争议的“唯论文”为例,明明是以教学为主的教师,却不管其教学水平如何,一律强求须发表多少篇论文,以致有的教师抱怨,一心扑在教学上,就是“毁灭自己,照亮别人”。更荒唐的是,连临床医生、中小学教师都硬性要求必须发多少篇论文。其结果是,花钱买、抄袭论文成风,代写论文的“论文经济”形成半公开的产业链,不仅败坏学术风气,亦助长弄虚作假之风。
  而且,各种脱离实际的“职称墙”还在不断被推高,增添附加的苛刻条件。不管做什么,都要考外语、计算机等;所谓继续教育,更是只管收钱,而不论效果;有的地方还将留学、挂职也作为评职称的要件。评审过程中的人为因素及长官意志等,亦加剧着职称评定的不公平。评审会前,托关系找评委是心照不宣的“软指标”,评审会上,“照顾领导”是可以公开亮出的潜规则。凡此种种,让许多心无旁骛的专业人员耗尽心力却难获职称,而一些获评者却让公众很不服气。
  [参考分析]
  有媒体曾做过一项调查显示,76.5%的受访者认为职称的最大问题是,职称评审不能反映人的实际能力;74.2%的人指出,职称评审造成寻租、作假、腐败现象严重;65.7%的人表示,名额分配中潜规则重重,拉关系等现象层出不穷。此调查因受到受访样本所限,未必能准确反映当下职称制度的弊端,但在一定程度上映射出职称评审问题的严重性。许多专业人员不是把精力放在主业上,而是为了职称的种种不合理的硬件软件奔波,可以说,职称评定堪为当下职场之“累”。
  以高校为例,中级职称的教师教一节课,相比于高级职称的教师教一节课,薪酬差别很大,哪怕那位中级职称的教师教课教得更好。职称不同,同工就不同酬。不仅如此,没有高级职称的教师或科研人员,没有资格申请省、部级以上的课题;要破例申请必须要有高级职称的其他教师或科研人员推荐,哪怕推荐人不学无术,尸位素餐。
  为了早日评上高级职称,教师、科研人员就必须按照相关晋升职称的指标,亦步亦趋。像要求要主持过什么样级别的课题,要发表什么样级别的论文。这同时也就催生了课题申报的寻租,批谁不批谁成为了一项令人艳羡的权力;同时,衍生出庞大的代写论文市场,只要付钱,大多数学科论文都能轻松地雇佣到枪手。一些高校的硕士生、博士生,仅仅靠代写论文一项,就足以挣够学费、生活费,甚至攒够“第一桶金”。
  从“职称”设置初衷来看,应该是技术人员从事技术工作的职务名称,根据所能从事技术工作的难度,分为四到五个不同的职称等级。像高校教师,就分为正高级、副高级、中级、助理级四种;其他技术类工种,一般分为正高级、副高级、中级、助理级和技术员级五种。不同的职称等级,对应着不同的专业能力。从学术管理的角度来看,职称评定既有利于对知识人进行分级管理,也能激励和鞭策知识人不断进取。
  可是,长期以来职称管理却陷入“买椟还珠”的尴尬境地。职称因为与薪酬收入,以及学术权力挂钩,所以评职称往往就成为了知识人头上的“紧箍咒”。行政部门主导下的职称评定,常常让一些行政官僚近水楼台先得月,在一些基层高校就出现“教授”大量集中在行政部门,既不从事教学,也不做科研的怪现象。

点击分享此信息:
没有了   |   下一篇 »
RSS Tags
返回网页顶部
CopyRight 2013 http://www.bjgkw.org/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8242号-14
(任何引用或转载本站内容及样式须注明版权)XML